ENGLISH VERSION

研究生培养

2019级博士生马京莎、宁静、霍雯开题答辩信息

发布时间:2021-04-16 来源:  查看次数:

 一、2019级社会学方向博士开题信息

1、博士生姓名:  马京莎

  年级专业: 2019级社会学

  导师姓名: 尉建文

  开题时间及地点: 2021年4月19日9:30-12:00后主楼2226

  开题题目:“一把手工程”是如何运作的?—— 一项县域治理创新的运作逻辑研究

  开题简述:

“一把手工程”是一个具有中国本土化特征的组织现象。在作为中国最基本治理单元的县域中,县际竞争是促进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机制。对于国家治理而言,县域治理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关键环节。在县域治理中,县委书记是县域治理的核心行动者和主要负责人,其治理方式对县域经济社会发展至关重要。但面对纷繁复杂的治理事务,稀缺的注意力资源使县委书记无法同时关注所有任务,因此,需要从诸多治理事务中遴选出中心工作。县委书记注意力分配结果很大程度上影响着议题设置、资源投入及其治理成效。在这些中心工作中,由县委书记亲自负责的工作,通常被称作“一把手工程”。

“一把手工程”是体现一把手个人意志的重要方式。当代中国官僚体制下,地方政府一把手在推动“一把手工程”时,面临着为自己权力正当性辩护的必然要求。中国官僚体制的合法性源于自上而下的“授权”,“层层授权”的基本特征使地方政府一把手成为了授权对象与向下授权双重角色的统一体。基于此,本研究以一项由区委书记主持的“一把手工程”为切入,从权威合法性来源的角度,旨在探究中国官僚体制中地方政府一把手权威的合法性基础,分析地方政府一把手将个人意志转化为组织行为背后隐含的内在机制,为推进国家治理研究,寻找解释中国“一把手工程”运作逻辑的制度密码提供知识积累。

2、博士生姓名:  宁静

年级专业: 2019级社会学

导师姓名: 赵炜

开题时间及地点: 2021年4月19日,北京师范大学后主楼2226

开题题目:从国企工人到个体商户:一项关于工人阶级转型的研究

开题简述:

研究背景:我国经历着由传统到现代和由计划到市场的转型时期,四十多年的市场化改革取得伟大成果,但昔日辉煌的东北地区却失去活力,数次振兴工业政策效果却不显著,在东北县城观察到出现大量的个体商户成为当地人民的主要谋生方式。进一步了解后发现这些个体店铺的“老板”大多都是国企改革后的下岗工人。计划经济时期国营工厂、工人老大哥是奠定了新中国工业基础的充满热血的政治主题,曾经的他们也被誉为有力量的工人阶级,然而现在他们的劳动和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由原来高度组织化集体化的工厂劳动,变成了一种非常分散化个体化的一家一户的店铺劳动。

研究意义:本研究看到工人阶级的消失和庞大的难以界定阶级阶层性质的个体商户群体的独特性,对于阶级理论和劳动理论的进一步丰富和发展,对于重新理解社会结构,对于促进东北地区的振兴和经济发展以及探索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提供理论和实践借鉴。

研究内容:通过对个体商户群体进行调查,全面深入了解他们经营店铺的劳动情况和日常生活、曾经作为国企工人时的过往经历以及对身份和劳动生活的变化的认知,发现曾经的工人阶级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本研究重点关注变化的过程以及变化后产生的新群体:个体商户群体,庞大的个体商户群体拥有很多新的特征,难以界定阶级形态,也难以再从阶级的角度加以解释,阶级政治已经转变为生活政治,本研究试图从汤普森的工人阶级形成理论、波兰尼的市场理论、吉登斯的生活政治理论对工人阶级转变为个体商户群体进行分析,并发现个体商户群体在时间、空间、身体、劳动、自我认知等方面都与现代社会和工业世界有着不同的独特性质。

研究方法:选择有代表性的县市进行实地调研获得丰富的一手资料,运用参与式观察法和访谈法,预计进行六个月的参与式观察,对50名不同行业的个体经营者进行半结构访谈。

  3、开题组成员

杨典(组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

李国武、中央财经大学社会与心理学院 教授

何晓斌、清华大学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系 长聘副教授

张网成、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社会管理研究院/社会学院 教授

赵炜、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社会管理研究院/社会学院 教授

尉建文、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社会管理研究院/社会学院 教授

开题秘书:栾乃欣

 

二、2019级民俗学方向博士开题信息 

1、博士生姓名:  霍雯

年级专业: 2019级民俗学专业博士生

导师姓名: 萧放

开题时间及地点: 2021年4月22日 15:00 后主楼2226

开题题目:艺术乡建中村民主体性研究

——以羊磴艺术合作社参与式艺术为个案

开题简述:

近年来,中央多个“一号文件”以关注农村为主题,强调农村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和环境的意义,城市空间的日渐枯竭也导致建设门槛越来越高,使得乡村进入艺术家的视野,于是出现了大规模艺术参与乡村建设的实践项目,积累了众多艺术介入乡村建设的实践案例。随着艺术乡建实践活动的开展,艺术乡建受到各方面、多学科学者的普遍关注,目前关于艺术乡建研究的多是从案例出发,还多集中于范式、模式、路径和形态研究;近几年,一些学者也开始关注艺术乡建过程中乡村主体,但是整体呈现出理论研究滞后于实践的现状。

笔者先后走访了多个艺术乡建村镇,其中“许村计划”通过开展艺术节的形式促进村落繁荣;“青田计划”致力于通过“多主体联动”的形式和“去艺术化”的手段进行乡村文化的重建;“羊磴艺术合作社”则强调“艺术协商”之下的“各取所需”,通过参与式艺术进行艺术实践;“奇彩东升”的杨家坝院落同时存在“参与式艺术”和“工具式艺术”的艺术实践。通过对这些自然环境、经济基础都完全不同的艺术乡建村落进行实地调研,发现在现阶段的艺术乡建中普遍存在村民弱主体性的现象。

在田野调查过程中发现,有“参与式艺术”进入的实践项目中村民的主体参与意识更强,例如在羊磴出现多位羊磴本地的在地艺术家,他们通过与艺术家的接触开始独立进行艺术创作并参加艺术展览。羊磴的乡村艺术实践不再只是单纯的旅游景观营造,体现了参与式艺术对提升村民主体性参与的可能。本文预计以羊磴艺术合作社在羊磴开展的艺术实践项目为个案,从目的、内涵、实践方式等方面进行梳理,通过解读谢小春、郭开红、令狐昌元等几位在地艺术家的创作、作品、身份转变、对当地社会的影响等内容,对艺术活动与民俗整体之间的关系进行动态研究,并尝试探讨通过“参与式艺术”的实践来提升艺术乡建中村民主体性的可能。

 

2、开题组成员:

朱霞(组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色音、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王建民、中央民族大学、教授

萧放、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开题秘书:周茜茜